我搜一下蘑菇视频

“黑夜来得无声,爱情散得无痕。”

杜采歌唱了起来。

他的唱功,也就是KTV里“还行”的水平,比原主都差了一大截,与专业歌手相比更是天壤之别。

但现场的歌迷早就知道他的斤两,都安安静静地听着。

“刻骨的风卷起心的清冷,吹去多年情分,只剩我一人。”

杜采歌将话筒拿远,等待段晓晨接上。

“两朵孤单的魂,会心的眼神。”

开口跪。

如果蔚蓝星的视频网站有了弹幕功能,在段晓晨开嗓的时候,一定会有无数网友发出这句感叹。

“开口跪!”

只是短短地一句,将马上将人的魂勾住了。

段晓晨绝对是当前大华国女歌手中当之无愧的NO.1!

深眼窝和服美女皮肤牛奶白颜色清纯写真

“你我的苦竟是如此吻合,感情的沦落人,相遇在这伤感的城。”

如泣,如叹。

杜采歌距离她最近,感受也最深。

段晓晨的歌声不是好听。

而是震撼。

技巧已经炉火纯青,毫无烟火气。

情感饱满,仿佛注入了灵魂。

这样的歌声,已经脱离了“艺术”的范围。

这不是艺术,用玄幻的语言来描述,这已经近乎“规则”的层面,无法抵御。

哪怕是没有感情的石头人,也会在听了这样的歌声后,被强制唤醒感情。

就算是从不哭泣的硬汉,也会扭过头,鼻子微酸,眼角湿润。

如果世界上有神灵——虽然杜采歌是无神论者,可他相信,如果世界上有神灵,就连神灵也无法抵挡段晓晨歌声的魅力。

杜采歌觉得,自己的声音加进去,简直是一种亵渎。

要有一个唱功、嗓音俱佳的男歌手,至少是张羽生那个级别的男歌手与段晓晨配合,这首歌将达到什么段位!

他深吸一口气,赶开杂念,强打精神,准备开始合唱。

段晓晨唱完这几句,便进入了合唱部分。

“我最深爱的人,伤我却是最深。”

段晓晨独唱:“进退我无权选择。”

合唱:“紧紧关上心门,留下片刻温存。”

杜采歌独唱:“只怕还有来生,我爱的依然最真。”

合唱:“我最深爱的人,伤我却是最深。”

段晓晨独唱:“教人无助的深刻。”

合唱:“点亮一盏灯,温暖我无悔青春,燃尽我所有无怨的认真。”

杜采歌立刻抓紧时间调匀呼吸,一边想道。

这首歌的词曲,平心而论,连T1级别都比较勉强,更别说T0级别了。

差不多是T2和T1之间,或者归属于T2顶尖吧。

而杜采歌的唱功也是差得很。

可是刚刚段晓晨凭借她一己之力,硬生生地将这首歌拔高到了T1中、上的层次。

看看歌迷们如痴如醉、眼含热泪的表现就知道,这首歌有多么打动人。

这还是自己拖了后腿。否则,如果有人发帖说这首歌属于T0级别,能成为段晓晨最经典的代表作之一,应该都会有大把的人点赞啊。

合唱在继续。

杜采歌感觉到自己渐渐放松,状态也越来越好。

甚至超越了他自己在KTV里的表现。

至于段晓晨……她从一开始就拿出了最好的状态,现在只不过是将这首歌更细腻地去演绎,展现其中最细微的情感变化。

“点亮一盏灯,温暖我无悔青春,燃尽我所有无怨的认真。”当最后一遍合唱落下尾声,杜采歌和段晓晨不约而同地转身,牵着手向台下鞠躬。

体育馆里,爆发出今晚最热烈、最持久的一次掌声。

陷入情绪的歌迷在疯狂地挥舞着应援牌,大声叫着,发出他们自己也不知其含义的兴奋你的喊叫。

冷静一点的歌迷们在交头接耳地讨论:“今晚真的值回票价了。”

“是啊,果然和林可一起的晨晨总是能拿出最好的状态,这简直是超神了。”

“不管是之前那首《泡沫》,还是刚刚这首,都太好听了。”

“我听哭了,你信么?你对最爱的人是不设防的,所以只有最爱的人,才能触及到你心底最柔软的地方,狠狠地伤害你。”

“我提议,我们众筹去打一条铁链,把海明威拴在晨晨身边吧。让他每天给晨晨写歌,然后等晨晨唱歌的时候就让他在一旁当吉祥物。”

“你是魔鬼吗?不过这个想法我太喜欢了,我出一块!”

看到歌迷们的表现,微微喘着气的段晓晨知道,今晚的演唱会是成功的。

而这场演唱会的圆满结束,也代表这次出道10周年巡回演唱会终于能成功落幕了。

现在她只有一个感觉——累。

她只想睡个三天三夜——搂着杜采歌。

待尖叫和掌声平息一点,她放开杜采歌的手,任由杜采歌回到后台,她开始进行谢幕致辞。

杜采歌摘下面具,揉着脸,准备回休息室。

刚到休息室门口,就有工作人员气喘吁吁地追上来,“海……海明威老师!”

杜采歌转过身,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海明威老,老师,”工作人员上气不接下气,“请,请你去……安可!”

我就知道……杜采歌翻了个白眼,“麻烦给我准备一架钢琴。”

“已……已经准备好了!”

杜采歌默默地看了他一眼,戴上面具,跟着他的脚步返回舞台。

一架钢琴已经摆在舞台中央,段晓晨巧笑倩兮地站在钢琴旁,一脸期待的样子。

杜采歌过去坐下,冲段晓晨点点头。

“哥,不好意思了,大家都想听你弹首曲子,我也莫得办法咧。”段晓晨学着湘南口音说道。

虽然其实她不是湘妹子。

她和另一个时空的著名女将秦良玉是老乡,高中还没毕业就不远千里来到魔都打拼。

或许是非常有语言天赋吧,她学习各种方言都是学什么像什么,杜采歌听她模仿过粤语、豫语等都非常地道。

她在最近几年才开始学习英语和樱岛语,虽然词汇量不大,但是口语非常流利。

而她在平时说话的口音,也是纯正的魔都口音,对她不够了解的人都以为她是魔都本地人呢。

而当她来到北境城,则无缝切换为流利的京片子。

杜采歌对她笑了笑:“光我弹琴有什么意思?你也来一段呗。”

“不来。”段晓晨甩脸子给他看。

当然不是真的甩脸色,这只是事先约定好的台本。

杜采歌抬手弹了几个音,叮咚叮咚,然后叹道:“可惜了,很好的曲子,如果有个天下第一的好嗓子跟着唱,那就真的天下无敌了。”

耻度这么高的台词,是段晓晨想出来的,杜采歌本来不想配合。

但是没办法,吃人的嘴短。

他昨晚一时没控制住吃了段晓晨的胭脂,就只能乖乖配合。

歌迷们在这时自然会意,开始起哄:“晨晨,唱一个!”

还有个别歌迷别出心裁地喊:“晨晨,答应他!”

“在一起,在一起!”

弄得好像杜采歌刚刚告白了似的。

段晓晨发挥演技,白了他一眼:“你说让我唱就唱啊?”

杜采歌按着预先的台本无奈地说:“那你想怎么样?”

“除非~除非你答应,帮我做张专辑!”段晓晨狡黠地笑了。

“哇!”杜采歌还没来得及说话,歌迷们已经要炸裂了,那此起彼伏的惊呼堪比球场上主队的明星球员一脚射中门柱后的反应。

等歌迷们的声浪小下去,杜采歌才拖长声音说:“这也不是不可以商量。”

“你说的哦!”段晓晨喜滋滋的,像是刚刚偷吃了一口巧克力的小女孩,“那我就勉为其难配合你,唱一段吧。”

然后她面向歌迷,吐了吐舌头:“不过说真的,这首歌我昨天才拿到,肯定唱得不好。”

歌迷们很给面子地喊道:“晨晨你是最棒的!”

“晨晨你随便唱唱就很好了!”

段晓晨掩嘴笑道:“等会我要是唱着唱着忘词了,你们可要多体谅,真的没练习过。”

期待着新歌的歌迷们自然是宽容的:“没关系,不在乎!”

杜采歌扶了扶面具,无声地笑了笑,开始认真地弹奏。

跳跃的音符,从钢琴里蹦跶出来,通过昂贵的音响设备,回荡在整个体育场里。

而段晓晨笑吟吟地看着他,拿起话筒,准备开唱。

杜采歌抬头看了她一眼,不由得回忆起昨晚她挑选这首歌时的情形。

他当时打开电脑,登陆了自己的“大华国音乐版权站”账号,进入到“已注册歌曲”的界面。

段晓晨本来笑吟吟的,脸上一片红润,大半的注意力都在看他,只是不经意地扫了扫那些曲目。

然后她的目光就移不开了。

“这……这……这是……”

杜采歌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口吃,颇觉有趣。

“对,这是我攒的家底。”

“全……全是你写的?”段晓晨机械地扭过脖子,看着他。

“是啊。”

“有多少?”

“不多,只有一千多首。”

“你是魔鬼么!”段晓晨目光幽幽,半晌后突然上前,两只手抓住他的脑袋,前前后后地检查,还像拍西瓜似的轻轻拍了拍,似乎想看看这个脑袋和正常人的有什么不同。

杜采歌哭笑不得地挣扎开:“别耍宝了!”

“你坦白告诉我,”段晓晨的声音有些涩,“你是不是火星人?”

“不是,其实我是地球人。”杜采歌的回答也很妙。

那一瞬间,段晓晨的表情很精彩。“地球是什么球?”

标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