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zous分享软件

“亲家公,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啊?”

朴允熙蹲在地上,拿起一颗小石子,说话间,随手一弹,小石子准确无误的打在十余米开外的一块巨石上,力道十足的小石子如子弹般将巨石击穿,留下一个清晰可见的圆窟窿。

闻言,盘坐在一旁的林正英,微微睁开双眸,嘴角抽动了几下,淡笑道:“别担心,老夫在阵法封闭前已经发出了求救信号,你大嫂应该很快便会前来营救我们出去。”

“话说回来,为何你会出现在伦拉山谷?”

“前些日子亲家还让我派人把你从奥林匹斯带回去,你这小丫头,是不是又在家里闯了什么祸,逃出来了?”

面对林正英的质问,朴允熙从地上站了起来,嘟了嘟嘴,语气里夹杂了一抹不悦之色:“我没有闯祸,明明就是我妈不想让我出来寻找大哥罢了。”

“大哥都失踪那么多年了,好不容易才在奥林匹斯发现了点线索,他们不去找,我自己去还不行吗?”

听到朴允熙这么一说,林正英脸上的神色陡然一沉,叹声道:“并不是你父母不愿去寻找,而是因为奥林匹斯是西方神廷境内,我等东神域中人在那里可不受待见。”

“你们朴家四兄妹的命运着实坎坷。”

“你大哥朴英失踪了这么多年,你二哥朴杰又莫名其妙的叛变了能管局,现在还跟合灵禁术扯上了关系,成了灵狱的头号通缉犯;唯独你三哥朴鑫算是交上了一点好运,听闻他被祝禹西收为徒弟,不过却被困在俗世,无法回来。”

“现在只有你还能留在亲家他们身边,他们自然不想让你再牵扯到任何危险当中。”

“寻找朴英的事,就让你大嫂和亲家他们去办吧。万一你再出个什么意外,亲家他俩可不见得能再承受得住这份打击。”

清纯短发美女格子衬衫夜市游玩美图

林正英这番肺腑之言,让朴允熙想起自己三个哥哥的遭遇,脸上不禁浮现出一抹伤感之色,晶莹的泪花登时闪烁在眼角处。

“我知道了,出去之后我就回家,不会让他们担心的。”

说话间,林正英冲朴允熙温和一笑,又说道:“之前那位小姐可是费格斯城城主的千金,你怎么会跟她相识?”

于是,朴允熙干脆走到林正英面前盘腿坐下,将自己到奥林匹斯之后发生的一些趣闻,以及如何结识杜蕾丝的经过,绘声绘色的跟林正英诉说了一遍……

“看来那位杜蕾丝小姐是个可造之材,小小年纪竟然能一眼看出这里布下的是改良过的天阶阵法,如果能够加入玄旗堂潜心修习阵法之道,他日必能有一番大作为!”

朴允熙听得这话,诺诺点着头,随即她抬头看着虚空中若隐若现的穹顶天幕,满是疑惑道:“这里太诡异了,明明是回溯镜月阵,怎么突然变成了天极锁灵阵。”

林正英也抬头扫视了一圈,眉头微微蹙起,看着地面上是不是闪现而出的法阵图案,沉声道:“能将一道玄阶阵法升级到天阶级别,此人必定是玄旗堂的阵法师无疑。”

“而且还可以在离开之时暗布机关,防止他人再度以相同的阵法窥探,可见此人行事极为谨慎。”

“天阶级别的回溯镜月阵可以窥探数十年前的过往,此人如此大费周章将这段过往掩盖下来,极有可能是为了隐藏一个不能让人知道的天大秘密!”

“这里究竟发生过什么事?”

就在这时,远处的天际出现了几个黑点引起了林正英的注意。

“救援到了!”

朴允熙立刻站起身来,朝着林正英所指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名老者带着三男四女疾飞而来,当中一名男子竟然还是灵体形态。

由于天极锁灵阵封锁了声音传播,朴允熙和林正英都无法听到外界传来的一切声音,只能通过肢体语言和唇语来判断,这八个人真是冲着自己而来。

只见那名老者环视了周围一圈之后,迅速掐动手决,将一道空间屏蔽术施展开来,令林正英心中暗暗一惊:“他是西方神廷的人?”

随后,老者对其余七人点头示意之后,八人从空中徐徐落下,来到阵法的屏障处。

林正英和朴允熙迅速提起身形来到阵法边缘处,看着八人开始将脸上的易容面膜缓缓摘下,露出了原本的面容。

“大嫂!是大嫂!”

朴允熙兴奋得趴在穹顶边缘处,不停的对林惗挥手打着招呼。

当她看到朴杰摘下面膜走到自己面前时,激动的泪水顿时夺眶而出。

霎时间,朴允熙哭得梨花带雨,惹人垂怜。

“余厦?吹雪陵宫的二当家?白居易的孙子白鹏?怎么连费格斯城城主和他的千金都来了?”

“这些人怎么都凑到一起了?”

林正英指了指余厦等人,把目光看向林惗,一脸的茫然。

由于无法听到相互的声音,林惗只能通过唇语和肢体动作告知林正英,等救出他们之后再做解释。

随后,林惗和余厦简单交谈了几句之后,便看到余厦一跃而起,飞到阵法中心处的上空,不停打量着下方的方向,似乎是在研究破阵之法。

“难道余厦是阵法师?”

林正英心中暗惊,从他得到的情报来看,余厦不过是一名从能管局叛变出逃的灵者,但是与他相关的资料都无法查到,而且他对于余厦和朴杰与合灵禁术扯上关系,一直都深表怀疑。

本打算回到岜林郡之后再对余厦进行深入调查,却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名有史以来实力最低的灵狱通缉犯。

片刻之后,余厦从空中返回地面,对林惗摇了摇头,从嘴唇张合来看,他在对林惗说着:“我能看到阵旗的位置,但是我不是阵法师,不知道怎么破解这个阵法。”

然而,杜拉格斯对余厦说的话,却让林正英看得心神猛然一颤:“师弟,祝老当初没有传你阵法之道吗?”

“师弟?费格斯城城主和余厦竟然是师兄弟关系?祝禹西什么时候收了杜拉格斯为徒?为何我没有收到这方面的情报?”

带着心中的疑问,林正英对林惗挥手示意了一下,指着余厦问道:“余厦是祝禹西的徒弟?”

林惗面露微笑,以唇语回应道:“是的,他不仅是祝老,就连莫子元和白居易二人,都是他的师父!”

说到这里,林惗抬起双手挡住嘴唇两边,只让林正英看到她所说的唇语:“余厦还是炼器师和炼丹师,但是没有得到祝禹西的真传。”

见状,林正英面露惊色,看向余厦的目光里充满了难以置信:“此子到底有何能耐,竟然可以得到能管局三巨头的垂青?”

“出去之后,一定要调查清楚此子的身份,我林家日后的夫婿,非他莫属!”

看到林正英陡然失神的看向余厦,林惗在他面前晃了晃手,让他从失神中回过神来。

“老爹,这道阵法我们无法破解,您有没有别的办法?”

看清林惗的唇语,林正英微微点了下头,回应道:“你们去找潘姨,她应该会知晓破解之法。”

很快,林正英又补充了一句:“你还记得进入她家里的走法吧?”

林惗露齿一笑,对林正英轻挑黛眉,嘴角处露出一抹充满玩味的笑靥。

“赶紧去!”林正英没好气的对她摆了摆手,随即转过身来,掩饰自己脸上浮现出来的两朵红晕。

听到林惗提起有人知道破解阵法的方法,余厦不禁问道:“这个潘姨是谁啊?她能破解这道阵法?”

林惗看着父亲的背影,淡淡的笑了笑,道:“潘姨曾经是玄旗堂的长老之一,当年因为一些私人恩怨离开了玄旗堂,她可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八级阵法师,实力与祝禹西不相上下。”

说到这里,林惗的神色顿然一黯,语气变得有些沉重:“她也是唯一一个有资格成为我继母的女人。”

“可惜我老爹那倔脾气,都这么多年了,他始终不敢越过心中那道坎。”

说着,她转过身来,又道:“潘姨就在伦拉山谷附近,不过她不太喜欢人多,这次就让我去把她请来吧。”

“城主大人,你们在此稍等片刻,我去去便会。”

与众人道别之后,杜拉格斯撤下了空间屏蔽术,林惗迅速提起身形,朝山谷的另一头飞了过去。

朴杰和朴允熙隔着一道穹顶天幕嘘寒问暖了几句之后,朴杰便开启了兄长的唠叨模式,不停地教训着阵法之内的朴允熙。

或许是因为言辞太过犀利,朴允熙对着朴杰做了几个鬼脸之后,干脆转过身来,盘腿坐下,不时还扭动着芊芊细腰,背对着朴杰做起了各种稀奇古怪的姿势,俨然一副得瑟无比,极其欠揍的小模样,气得朴杰不停跺着脚,挥舞双手拍打着两人之间那道透明无光的穹顶屏障,恨不得马上把她从阵法里揪出来痛扁一顿。

如此一幕,看得一旁的长孙云韶和胜田惠里纱不由得捂嘴嗤笑起来。

为了方便林惗返回,杜拉格斯并没有再施展出空间屏蔽术,带着杜蕾丝和余厦等人一起飞到空中,严防有人靠近这片区域。

大约一刻钟之后,便看到两道身影从远处疾飞而来。

林惗身后此时多了一名雾鬓云鬟,年纪大约四十出头,却依旧风韵犹存的西方女子,俨然就是林正英口中的潘姨。

潘姨并没有与众人打过招呼,反而直接飞到在阵法之上,仔细观察了许久,面色越发越凝重。

片刻之后,潘姨和林惗降落而下,与阵法之内的林正英来了一波深情的眼神交流之后,她收回目光,并没有理会从天而降的余厦等人,仅仅只是瞥了一眼施展空间屏蔽术的杜拉格斯,并且对他微微点了下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旋即,她看向林惗,语气里夹杂着一抹愠怒之色:“你去能管局走一趟!”

“把祝禹西那个老不死的给我叫过来!”

标签:

Related Post